首頁 政治政策 社會萬象 人事任免 高層領導 地方熱點 時政要聞 金融財經 網貸資訊 健康知識科技資訊 軍事要聞

梁建章:控制大城市人口對緩解霧霾適得其反

記者: 時間:2017-01-03 14:59  來源:
相關閱讀人事任免】:山東省人大常委會任命7市檢察
人事任免】:趙鳳桐出任北京市委秘書長(圖
高層領導】:孟建柱會見上海合作組織新任
金融財經】:多家信託公司謀求重組上市
健康知識】:再堅強的人遇到這種頭痛也會

  作者 梁建章 黃文政

  2016歲末,嚴重霧霾再次籠罩華北地區,並將持續到2017年1月上旬。而僅在十幾天前,中國大範圍地區已經遭遇一次強霧霾天氣,多地PM2.5指數爆表。這種頻繁的空氣污染嚴重危害了人們的日常生活和工作;不少地方的幼兒園和中小學甚至因此實施彈性停課。

  霧霾的成因是大量懸浮顆粒物在特定氣象條件下在空中堆積。通常認為,懸浮顆粒物主要來自機動車排放、燃煤、工業污染和建築揚塵等,都是人類活動的產物。

  鑒於此,有人認為人口控制有利於緩解霧霾現象。近年來,北京等大城市實施嚴控人口規模的政策,而頻繁的霧霾天氣正是許多人支持這一政策的直觀理由之一。我們這篇文章的分析則表明,控制大城市人口對緩解霧霾天氣的效果可能是適得其反。

  一、大城市化緩解而非加劇空氣污染

  我們以2014年全國190個城市的年均PM2.5來代表這些城市的霧霾程度,並分析這個指標與城市人口、城市所屬地域、所在省人口密度和人均GDP的關係。圖1顯示,地域對霧霾的影響要遠大於城市人口的影響。根據統計分析,相同的人口規模下,華北城市的霧霾指數要比華東高出45.9%;而500萬人口城市的霧霾指數只比100萬和25萬人口城市分別高出3.88%和21.41%。

 

圖 1 不同城市的霧霾程度

  這個結論與直覺相符。比如,數據中2014年霧霾最嚴重的10個城市全部在華北,其中有6個在河北。這說明北京的空氣污染有很大的區域性因素,部分可能是北京所處的京津冀地區乃至周邊河北省的污染源所致。如果整個區域的污染得不到整治,即使把北京的人口減少到河北一個中等城市的規模,北京的霧霾天氣也未必能得到根本性緩解。相反,如果把控制人口的決心和力度用來治理污染,完全可能讓環境改天換日。

  在扣除城市人口、所在省人口密度和人均GDP的影響後,霧霾嚴重程度依次為:華北、西北、東北、華東、西南、中南;而大中城市的霧霾比小城市略微嚴重,但特大城市的霧霾卻並沒有更嚴重。城市人口與霧霾程度相關性從正變負的轉折點在300萬人到400萬人之間。對於人口超過400萬的城市,雖然由於數據點不多,我們不能確切地說,城市人口越多,霧霾越輕,但至少可以認為,人口更多的城市霧霾也更重的判斷與證據不符。

  二、為何大城市化有利於治理環境污染?

  雖然相關性未必蘊含因果關係,但大城市化有利於治理環境污染的結論卻可以從很多方面得到解釋。

  首先,城市化尤其是大城市化會提升經濟發展水平。得益於規模效應和聚集效應,人口更多的城市經濟效率也更高,所以通常也更發達和更富有。隨著收入提升,人們開始注重生活品質,較之繼續增加物資享受,改善環境變得更有價值。目前中國大城市的環保意識普遍比中小城市和農村地區更高,改善環境意願也更強。因此,大城市也更容易推行各種環保措施。

  其次,大城市的產業大多為服務業或高端製造業,相比重工業污染較少。而且,大城市一般會對企業的環保要求採用更高的標準和更嚴厲的監管。而城市的聚集又提高了監管效率。相比之下,農村和小城鎮地區普遍存在的高能耗、低標準的工業企業則是各種污染的重要源頭,不僅環保標準低,而且難以監管。在中國工業生產能力過剩,服務業和高端製造業成為未來經濟增長點的情況下,加速大城市化不僅有利於環境的改善,也有利於產業升級。

  第三,城市人口越多,基礎設施的利用效率就越高。而且,因為有更強的經濟實力和更大的規模效應,大城市也可以在基礎設施的建設和運營中採用更高的環保標準。比如,大城市可以建設舒適和密集的地鐵網來解決出行難的問題,大幅減少尾氣排放。相比之下,中小城市就沒有足夠的人口規模來支撐地鐵的建設與運營,而人口稀少的農村和小城鎮地區甚至無法提供基本的公共交通。

  三、中國大城市化嚴重不足

  作為十多億人口國家的最大城市,北京和上海按照正常的經濟規律,需要至少以5000萬人口的規模來規劃,才能夠把中國人口的規模優勢充分發揮出來。如果北京和天津能夠放開戶籍限制,吸引2000多萬河北勞動力進行服務業轉型,那麼河北就不需要過度依賴煤炭、鋼鐵等重工業,這樣既能改善河北的環境,也能緩解北京的霧霾天氣。

  有人擔心,如果放開戶籍限制,大量的外地人湧進大城市,會導致交通擁堵、高房價等大城市病。但事實上,大城市病並不是因為淡水和自然資源不足,更不是因為人口態度。

  嚴控城市規模通過限制土地使用,採用苛刻的入戶和入學條件,來限制大城市人口規模。這種做法只能暫時減少需求,但是這種減少需求的方式是違背經濟規律和不可持續的。相反,嚴控城市規模的政策使得很多城市的土地供應不足,反而推高了房價。合理的做法是通過增加供應和加大基礎設施投入來抑制房價的過快上漲。

  大城市的優勢體現為集聚效應,更多有進取精神也有條件的人聚集在一起,會激發更旺盛的創造力,更多相同和不同行業的企業集聚在一起會創造更多的機會,並提升效率。就像我們不應刻意阻止年輕人創業一樣,也不應阻止年輕人去大城市實現自己的夢想。中國經濟現在面臨升級的挑戰,尤其需要創新來推動,而大城市則是最具有創新經濟的引擎。

  大城市有優質的教育、醫療等公共資源,更有良好的職業環境,能夠吸引全球最頂尖的人才。大城市不僅能創造很多高技能的就業機會,更能容納很多低技能的就業機會。因此,放開戶籍限制,讓更多外地人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生活和工作,不僅能促進中國的創新和經濟發展,縮小貧富差距,還有助於緩解目前嚴重的環境污染問題。

  作者梁建章為「攜程旅行網」執行董事會主席,黃文政為「人口與未來」網站聯合創始人

.
Tags:
【編輯:admin】
閱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