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政治政策 社會萬象 人事任免 高層領導 地方熱點 時政要聞 金融財經 網貸資訊 健康知識科技資訊 軍事要聞

阿里想借「年貨節」盤活農村電商 但沒那麼容易

記者: 時間:2015-12-30 10:40  來源:
相關閱讀人事任免】:趙鳳桐出任北京市委秘書長(圖
人事任免】:山東省人大常委會任命7市檢察
金融財經】:多家信託公司謀求重組上市
健康知識】:再堅強的人遇到這種頭痛也會
高層領導】:孟建柱會見上海合作組織新任
科技資訊】:阿里「滅絕師太」首談打擊社

  12月24日陝西延安,馬雲現身當地1938文化廣場的「年貨節」線下體驗活動,並在延安峰會上發表了演講。他的到來引起現場騷動,人們紛紛從座位上站起、踮腳、拿出,想看看這位「拯救」當地蘋果的商業傳奇。

  因為當天從西安轉機,馬雲疲態難掩,但他還是完成了一場生動的演講,親自站台解釋了舉辦年貨節的原因:「年貨節的目的非常簡單,讓辛苦一年的農民朋友年底有個好收入,讓城裡人能夠買一份家鄉的土特產,解一份鄉愁;也讓快遞員腰包鼓鼓回家過年,讓城裡的年味濃起來,讓陝北的小米、大棗、煙台的蘋果、貴州的臘肉等這些東西在互聯網上,讓城市人消費起來。」

  這是馬雲今年第二次來到延安,這裡是馬云「年貨節」靈感的發源地。同時,年貨節也是繼雙十一、雙十二之後,阿里巴巴造出的一個以「農村淘寶」為主題的電商節日,總結起來就是八個字:「土貨進城、洋貨下鄉」。

  馬雲的到來充分顯示出阿里巴巴集團對「農村淘寶」的重視。

  2014年,「農村」作為阿里巴巴三大核心戰略之一,和「全球化」、「大數據雲計算」放在同一高度。阿里計劃在三至五年內投資100億元,建立1000個縣級服務中心和10萬個村級服務站。「農村淘寶」已經從淘寶頁面中分離出來,享受獨立域名,並研發了單獨的App。

  另一個更重要的信號是,2015年12月8日,從農村淘寶事業部走出來的經理孫利軍晉陞為阿里巴巴集團合夥人。同時,他是同期晉陞四人中唯一一名大學畢業就進入阿里、由基層業務員成長起來的合夥人。

阿里巴巴農村業務負責人孫利軍

  中國農村地廣人稀,但對於互聯網電商來說仍是個「蠻荒之地」,「互聯網+」的步伐已經邁向了這裡。

  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的一組數據體現出農村市場的潛力:在整個2014年,中國農村網民網絡購物用戶規模為7714萬,年增長率高達40.6%;同期農村網民網絡購物使用率為43.2%,使用率較上年增加12.1個百分點。

  阿里研究院預計,2016年全國農村網購市場規模有望增長到4600億元,成為市場新的增長點。

  同時,今年國家政策對農村電商也多有傾斜:李克強總理2015年首次將加快農村電商發展作為單獨議題,在10月14日國務院常務會議上專門部署;11月9日,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關於促進農村電子商務加快發展的指導意見》,全面部署指導農村電子商務健康快速發展。

  即便有諸多利好因素,阿里巴巴農村電商的發展仍面臨挑戰。

  村淘合夥人制度

  自從做了村淘以後,「蘋果大叔」張永亮就忙個不停。他是延安洛川縣洛陽村唯一的「合夥人」。村委會給他提供一個門店,他的工作是每天早上把村裡的蘋果通過電商賣出去,下午幫鄉親們選商品、買貨,運進村裡。「一進一出」,他是中間的橋樑。

  2015年11月1號正式開業以來,張永亮忙得風風火火,他被人親切地稱為「洛川蘋果大叔」。每天早上九點起,一直到夜裡兩點多才能躺下,兩個月下來瘦了八斤。他有兩個孩子,女兒13歲,兒子7歲。老婆帶著兩個孩子在洛川縣城裡讀書,忙起來一個月見不了家人。

  他對自己的成績頗為滿意,上個月全村從他這裡過的消費流水有8萬多元,僅代購商品這一項,他從阿里拿到的佣金就有5000多元——村淘合夥人嚴禁從代購商品中賺差價。他甚至有些懊惱,「如果能做到9萬元的流水,我就能賺到9000元那一檔的佣金了。」

  「蘋果大叔」向界面新聞記者描述起了自己剛開始做農村淘寶時的場景,「那時,我每天早上騎個摩托,拿著喇叭在街上做宣傳。村民不知道這個是幹啥的,也不信任你。」

  因為手腳勤快、工作努力,張永亮獲得了阿里的肯定。在雙十一當天的視頻直播中,張永亮作為農村淘寶的「代言人」登上了大螢幕,同水立方現場連線。他一直引以為豪,並把當天連線的照片作為自己的微信頭像。

  村淘合夥人在當地需要有一定的人脈關係,又要懂電子商務,能買會賣,幫助落地阿里巴巴的村淘項目。每個村只有一個合夥人名額,還需要經過嚴格的篩選培訓。競爭最激烈的時候,同村甚至會出現幾百人報名的現象。

  阿里巴巴沒有給基本工資,取而代之的「佣金」制度,按照成交額分為3萬元、6萬元、9萬元不同等級,不同成交額的佣金會差很多。要想掙得多就得買的多,「洋貨下鄉」都靠他們來完成。

  洛川縣最厲害的一位合夥人在吳家莊,名叫陳飛龍,2015年11月份佣金拿到了1萬多元。除此之外,今年3月份回到村裡後,他琢磨起了自己開店。從9月份順利開店到現在,一共賣了3000多箱水果,四月內流水20多萬元,毛收入4萬到5萬元。

  這種制度看似能充分調動「合夥人」的主動性,但背後也暗藏危機。因為阿里巴巴與村淘合夥人之間是一種十分微妙的關係:並沒有固定的勞務合同。正因為沒有排他性、又作為全村電商的「進出口」,合夥人可能會通過自己的便利條件繞過阿里巴巴的平台,進行私下交易,自己開微店、或通過電話交易。

  另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合夥人阿丁(化名)告訴界面新聞記者,自己開一家店,如果想進入「農村淘寶」的頁面,需要在後台同意給合夥人佣金,初級農產品最少不得低於7%。但有一點便利的是,不同區域的合夥人可以通過私人關係互相幫著推銷產品。

  大部分合夥人有一個旺旺群(或微信群),大家在裡面搭建人脈、積累資源。阿丁說,比如,他會通過群聊,聯繫到南方另一個村的合夥人。針對當地的消費水平,平時賣80多元的洛川蘋果,現在賣50元。讓他幫著在村裡推銷,直接快遞發貨。

  他沒有明說的是,這80多元的蘋果和50多元的蘋果是否是同一品種。架空了阿里巴巴農村淘寶的平台背書,僅憑合夥人身份擔保的產品該如何保證質量?

  與此類似的是,利用熟人關係和老客戶。「假如一箱蘋果15塊錢利潤,我給他們10塊錢,我只要5塊錢。」那些老客戶都特別願意幫我介紹,淘寶合夥人容易利用自己的便利條件做起傳統的代銷業務。

  同質化競爭

  陳飛龍說,「自己正巧趕上了農村淘寶的順風車」。但這趟順風車可能因為容易搭,被越來越多人盯上。

  洛川縣城隸屬延安市,「秦開阡陌」的陝中地帶因為氣候乾燥,在小麥等傳統農作物種植上一直沒有優勢,一些村子一直掙扎在貧困線邊緣。種植蘋果這樣的經濟作物成為縣裡自力更生的方式。因緯度適宜,晝夜溫差大,洛川的蘋果香甜爽脆,水分充足,可以和同一緯度的煙台蘋果媲美。

  據公開資料顯示,洛川總人口22萬,其中農業人口16萬,在全縣64萬畝耕地中,蘋果種植面積超過50萬畝。2015年,全縣蘋果總產85萬噸。

  今年下半年,過度集中種植一度造成村裡蘋果滯銷。不少村裡人學著合夥人,自己也開起了淘寶店,都叫「洛川蘋果」。整個洛川縣有400多家淘寶店,都在賣蘋果。

  這種同質化競爭造成淘寶上到處都是「洛川蘋果」。記者登陸淘寶頁面,售價從五元多一斤,到十幾元不等,所有商家都稱自己是「正宗洛川蘋果」、「冰糖心」、「陝西紅富士」,「綠皮吃」。作為普通消費者,根本無法從外表來區分蘋果的好壞,無法知道直徑80毫米的果和90毫米的果有何區別。

  農產品非標準化屬性

  這種現象的背後是農產品的「非標準化」造成的。

  在國內,農產品雖然已經脫離了完全的「靠天收」,但標準化之路還很遙遠。截至目前,沒有任何一家生鮮電商敢保證自己的商品已經做到了完全的工業化流水線生產。果子分類依然是靠簡單的大小、直徑、色澤等人工判斷。

  在生鮮電商層面,實現農產品的質量把關和溯源等就更困難。

  有些廠商會採用溯源碼的方法控制產品質量。但所謂的「溯源碼」真假難辨,掃一下就出現產地這個目的要想實現並不難。關鍵是,通過溯源碼是否能真正追溯到源頭,監督整個生產流程。

  農產品「非標」的屬性在記者詢問張永亮時得到證實,當記者問他判斷好蘋果的標準時,他無奈地笑笑,「從小就在蘋果堆兒裡長大的,一眼就能看出好壞。顏色好、個大的就是好果子唄,這個咋能說清楚。」

  「說不清楚」的標準就造成了「洛川蘋果」魚龍混雜,消費者無法判斷。同樣地,贛南臍橙、陽澄湖大閘蟹、肇源大米都面臨同樣的問題。各地都有「爆款」,但罕有知名度高、真正商業化的生鮮品牌。

  消費者也認識到農產品有好有壞,有核心產區、優勢產區,因此廠商都想要做一些認證,但實際情況是認證很難管控。

  據阿里巴巴農村淘寶農業發展部高級專家曹瑋給記者舉了一個例子,比如非常有名的陽澄湖大閘蟹,市面上流通的數量已經遠超真實產量。由於這些因素,消費者對於整個農產品業態產生了恐慌的情緒,而這會導致國產農產品在市面上舉步維艱。

  再往下追溯,農產品發展滯後主因是食品安全問題。

  曹煒拿黃瓜舉例,現在市場上流行一種頂上帶著小黃花的黃瓜。消費者覺得新鮮、好看。但這種黃瓜是使用了一種頂花帶刺的添加劑,黃瓜才會延遲開花。黃瓜到消費者手裡看著也比較新鮮。

  消費者的盲目會產生劣幣驅逐良幣的效應。普通沒有施加添加劑的黃瓜反倒銷量欠佳,有毒有害添加劑的問題已經涉及到消費者的教育問題了。

  物流

  在不久前,物流是制約農村電商的瓶頸,但隨著農村電商的發展,這個困難正在逐步突破。

  福建詔安是荔枝的產地。最奇特的現象是,豐收年荔枝由於滯銷,荔枝在當地已經是6毛錢一斤,但物流需要冰鮮。6毛錢一斤的荔枝需要35元的物流成本才能送往全國,這種價格倒行已經不符合商業邏輯。

  電商大面積進軍農村已經攤薄了物流成本。阿里的農村業務已經覆蓋到近300個縣域一萬個村,物流成本已經到了平均每一單3.5元左右,村點日均訂單12.8單;競爭對手京東已完成700個縣級服務中心建設,京東幫服務點1200家。

  目前,就洛川縣而言,已經形成了自己的物流體系:快遞公司12家,物流公司19家,農村郵路25條。阿里巴巴農村淘寶總經理孫利軍透露,目前阿里對於這段物流有補貼措施,每個農村淘寶網店平均補貼在1萬元左右。

  在政府與阿里巴巴合作的過程中,最看重的也是阿里巴巴對農村最後一公里物流的建設。

  山東省商務局電子商務處副處長曹國平在接受界面新聞記者採訪時說,「當地政府其實更關心怎麼把自己的東西賣出去,合作看重的是整個物流體系。今年年貨節上,我們山東賣蘋果、梨、海參和阿膠。這條路打通了以後,我們賣什麼都可以。」

  在整個延安電商峰會上,共有「三省一市」與阿里巴巴達成了協議,分別為陝西省、貴州省、山東省和江西贛州市。洛川當地政府也大力支持,甚至成立了專門的洛川電子商務服務中心。通過和政府合作打通供貨源頭,阿里巴巴試圖讓「年貨」更有保障。

  馬雲在演講中提到了中國土地改革的歷史和阿里巴巴的任務:「30年前,家庭聯產責任承包制,解決了土地上種東西歸誰的問題。現在,農村電商,要解決的是這片土地上的東西賣給誰的問題。」

.
【編輯:admin】
閱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