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政治政策 社會萬象 人事任免 高層領導 地方熱點 時政要聞 金融財經 網貸資訊 健康知識科技資訊 軍事要聞

電子支付太火了 這個國家就連銀行也不收現金了

記者: 時間:2015-12-29 16:38  來源:
相關閱讀金融財經】:多家信託公司謀求重組上市
人事任免】:趙鳳桐出任北京市委秘書長(圖
人事任免】:山東省人大常委會任命7市檢察
健康知識】:再堅強的人遇到這種頭痛也會
高層領導】:孟建柱會見上海合作組織新任

  瑞典,斯德哥爾摩——教眾通過短信向教會繳納什一稅。無家可歸的街頭小商販也隨身攜帶著信用卡。甚至就連Abba博物館也不再接受鈔票和硬幣了,雖然它是Abba樂隊的盛典,而這支流行樂隊1970年代曾經寫出過《錢錢錢》(Money Money Money)這首歌。

  很少有地方像瑞典一樣,正在迅速走向無現金的未來,因為它已經迷上了使用應用和信用卡支付帶來的便利。

  這個面向科技的國家是音樂流媒體服務商Spotify和移動遊戲糖果傳奇(the Candy Crush)生產商的家鄉,一直深受可以簡化電子支付難度的創新所具有的吸引。同時,它也是個實際問題,因為這個國家的許多銀行都已經不再接受、發放現金。

  Abba樂隊前成員比約恩·奧瓦爾斯(Bjorn Ulvaeus)在Abba博物館說:「現金正在死去,我們沒必要還停留在時代後面,接受現金。」比約恩利用這個樂隊的影響力建起了一個龐雜的商業帝國,其中就包括這個博物館。

  但並不是所有的人都歡欣鼓舞。瑞典擁抱電子支付也引起了一些消費者組織和批評人士的警覺。他們警告,隱私面臨的威脅將會因此上升,遭遇精心策劃的互聯網犯罪行為禍害的風險也會增加。

  批評人士則稱,瑞典使用現金的高齡人群和難民們可能會被邊緣化。而使用手機應用完成一切支付、通過手機借貸的年輕人們則面臨負債的風險。

  「它或許是個趨勢,」瑞典警察總署署長、曾經擔任國際刑警組織主席的比約恩·埃裡克森(Bjorn Eriksson)說,「但一個社會開始走向無現金社會,就會存在各種風險。」

  但奧瓦爾斯這樣的倡導者則認為人身安全正是各國都應該走向無現金社會的理由。幾年前,他兒子在斯德哥爾摩的公寓兩次被盜。之後,他就開始轉而只使用卡片和電子支付。

  「當時有這樣一種不安全感,」現在根本就不帶現金的奧瓦爾斯說,「它促使我思考:如果這是個無現金的社會,搶劫犯根本沒辦法賣掉贓物,那將會出現什麼情形?」

  紙幣和硬幣現在僅佔瑞典經濟的2%,相比之下,美國的這個數字是7.7%,而歐元區則是10%。根據歐睿國際(Euronitor International)的數據,瑞典今年所有消費者支付中只有1/5是使用現金支付,而全球地區的平均比例則是75%。

  瑞典依然是卡片支付為王——2013年的信用卡和借記卡交易數量接近24億筆;相比之下,15年前只有2.13億筆。但即使是卡片,現在也面臨著競爭,因為越來越多的瑞典人開始在日常商業活動中使用手機應用。

  包括北歐斯安銀行(SEB)、瑞典銀行(Swedbank)、北歐聯合銀行(Nordea Bank)和其他銀行在內,這個國家最大銀行的分支機構都不儲備現金,也不接受現金存款。它們稱,因為消除了銀行搶劫案的誘因,它們節省了大量的安保經費。

  根據國際結算銀行(the 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的數據,瑞典銀行金庫去年存有的現鈔和硬幣已經從2010年的87億瑞典克朗(約合67.41億元人民幣)減少到了36億瑞典克朗(約合27.89億元人民幣)。瑞典銀行財團控制的自動提款機正在幾百台幾百台地拆除,特別是在農村地區。

  埃裡克森現在是現金交易安全服務供應公司遊說團體瑞典私人安全公司協會(the Association of Swedish Private Security Companies)的負責人。他指責銀行和信用卡公司正在極力「利用價格把現鈔擠出市場」,為卡片和電子支付開路,因為它們會產生交易費收入。

  「我不認為這是一件他們可以自作主張的事情,」他說,「難道他們真的應該利用自己的市場力量把瑞典變成一個無現金社會嗎?」

  瑞典政府目前並沒有打算遏制這股無現金化的潮流。如果說它享受到了什麼好處的話,那就是提高了徵稅的效率,因為電子交易會留下痕跡;而在希臘和意大利這些依然大量使用現金的國家,逃稅行為依然是一個大問題。

  瑞典銀行工作者協會(the Swedish Bankers'Association)官員列夫·特羅根(Leif Trogen)承認,銀行確實從無現金革命中賺取了不菲的手續費收入。但特羅根說,因為銀行和商家使用現鈔從事商業活動會導致資金成本,所以,減少使用現鈔具有財務上的合理性。

  當然,現鈔現在還沒消亡。瑞典央行Riksbank預測,現鈔將迅速衰退,但未來20年仍將繼續流通。最近,Riksbank還發行了新版的硬幣和紙幣。

  但現鈔對越來越多的消費者來說都已經不再是習慣。

  哥德堡大學(the University of Gothenburg)的學生們說,他們幾乎只使用卡片和電子支付。「沒人用現金,」23歲的漢娜·艾克(Hannah Ek)說,「我認為,我們這一代人沒有現金也能生活。」

  她承認,缺點在於,花錢的時候很容易不假思索。「我確實花得更多了,」艾克說,「但如果我手裡是一張500瑞典克朗(約合387.40元人民幣)的鈔票,我就會好好想想,要不要把它全花掉。」

  這種轉變已經像漣漪一樣甚至擴散到了瑞典經濟最不可能的角落。

  現年65歲的斯蒂芬·維克伯格(Stefan Wikberg)丟掉IT技術員的工作之後,過了四年無家可歸的生活。現在,他有了一個住的地方,還在為慈善組織Situation Stockholm賣雜誌,而且注意到幾乎沒人還帶現金之後,他已經開始使用移動讀卡器接受付款。

  維克伯格說:「現在,人們沒法開溜了。」他隨身攜帶者一塊告示牌,寫著接受Visa卡、萬事達卡(MasterCard)和美國運通(American Express)信用卡。他說:「如果他們說,‘我沒零錢。’我就告訴他們,可以刷卡,甚至還可以用短信。」自從兩年前開始使用讀卡器之後,他的銷售額增長了30%。

  Filadelfia Stockholm教堂的1000名教眾現在隨身攜帶現金的人太少了,因此,主管牧師索倫·埃斯克森(Soren Eskilsson)說,教堂也必須調整適應。

  最近的一次禮拜日禮儀式期間,這座教堂的銀行賬戶利用投影投射到了一塊大屏幕上。做禮拜的人們掏出手機,使用一款叫做Swish的手機應用來繳納什一稅。Swish是瑞典各大銀行成立的一個支付系統,正在迅速變成卡片的競爭對手。

  其他教眾則排隊等在一台特殊的Kollektomat卡片機前面,他們在那裡可以向各個不同的教堂轉賬。去年,徵收的2千萬克朗(約合1548.80萬元人民幣)什一稅中,超過85%都來自於卡片或電子支付。

  埃裡克森說:「現在人們向教堂交的錢變多了,因為現在是電子方式,而且很簡單。」他還補充說,因為要處理的現金少了,教堂還省下了安保費用。

  儘管有這些便利,但即使一些按理說能享受無現金社會好處的人也看到了弊端。

  移動讀卡器生產商iZettle創始人雅各布·德·吉爾(Jacob de Geer)說:「瑞典一直站在科技的前沿,很容易接受這些。」

  他說:「但如果只用電子方式購物,老大哥就能清清楚楚地知道你在幹什麼。」

  但在音樂鉅子奧瓦爾斯看來,這種擔憂被誇大了。

  「現在的一切都有利於無現金社會,」他一邊說著,一邊漫步經過Abba博物館去取車。「它是一個烏托邦式的設想,但我們已經非常接近了。」

  他在一個熱狗攤位前停了下來,想來份小吃。但他準備付賬的時候,讀卡器壞了。

  「抱歉,」攤主說,「您得付現金。」

.
【編輯:admin】
閱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