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政治政策 社會萬象 人事任免 高層領導 地方熱點 時政要聞 金融財經 網貸資訊 健康知識 科技資訊軍事要聞

南部戰區陸軍舉行首次聯訓 領導用"四個一"評價

記者: 時間:2017-02-03 07:56  來源:
相關閱讀高層領導】:孟建柱會見上海合作組織新任
金融財經】:多家信託公司謀求重組上市
人事任免】:趙鳳桐出任北京市委秘書長(圖
健康知識】:再堅強的人遇到這種頭痛也會
人事任免】:山東省人大常委會任命7市檢察
軍事要聞】:南部戰區陸軍舉行首次聯訓 領
軍事要聞】:南部戰區陸軍舉行首次聯訓 領

  聯合訓練是一場「化學反應」

  ——從「南部·陸域-2016」聯合實兵演習看新體制對聯合訓練的撬動效應

  在聯合訓練這件事上,何教茂如同長跑路上的一名運動員——滿懷熱情、不棄不餒,受個挫,絆一跤,起來拍拍身上的塵土,仍堅持不懈跑下去。

  從上尉到大校,從原廣州軍區司令部軍訓部的一名參謀到現在的南部戰區陸軍某訓練基地司令員,他在這條路上跑得執著而辛苦:20餘年來,他雖然使出了「洪荒之力」,可目標總是若即若離、若遠若近,難以真正接近。

  2016年的秋天,他終於看到這場「馬拉松」的勝利曙光。南部戰區陸軍在紅土高原牽頭組織「南部·陸域-2016」陸空聯合實兵演習,作為演習執行導演的何教茂欣喜地發現,自己盼望多年的聯戰聯訓願景,借助聯合作戰指揮體制改革之機,正從過去的「物理組合」走向「化學反應」,在一次衝破阻隔、盡情釋能、滌蕩塵埃的「燃燒」中,展現出新的姿容形態、氣質神韻。

  這是戰區新體製成立後,由南部戰區陸軍牽頭組織的第一次聯合演訓,是拓展聯合指揮體制試點、破解陸軍聯合現實難題、提升部隊聯戰聯訓水平的重要行動。該戰區陸軍領導用「四個一」評價這場演習:這是一次陸空聯合的大探索、一次實戰標準的大實踐、一次訓風演風的大考驗、一次思想觀念的大轉變。

  查一查:「不是問題的問題」還有多少——

  過去將「聯不了」歸咎於體制,如今體制變了,我們是否用好用足了「改革紅利」?

  「加個微信吧?」

  初見南部戰區陸軍參謀部參謀鍾文相,他便與記者互加了好友。

  「陸空之間的通信,就好比我們互加好友。」採訪中,這位「老通信」突然用了這樣一個比喻。

  數據「通不了」,是困擾和制約陸空聯訓的「老大難」。此次聯演,鍾文相所在的信息保障處,組織協調陸空裝備生產廠家的專家聯合攻關。一查,發現「通不了」既有硬件的原因,也有軟件的原因。但只需想辦法改個參數、「搭座橋」,語音通、態勢通的一些問題就有了初步的解決路徑。

  「我們所做的技術工作並不複雜,就好比在手機上安裝一下微信、申請一個微信號,然而再加個好友,彼此就能發信息、刷朋友圈了。」鍾文相說。

  鍾文相所說的「發信息、刷朋友圈」,指的是陸空之間的態勢共享、數據互通。陸空「通不了」難題的初步解決,給聯演創造了新平台,帶來新進步。

  喊了多年的「老大難」,為什麼現在解決起來變得簡單了?

  「說到底,是過去陸空沒把對方真正當好友。」南部戰區陸軍參謀部訓練處處長曾斌說,原體制下,軍種聯訓缺動力、缺機制、缺監督、缺保障,組網時各做各的規劃、各定各的參數,沒在「聯起來」上使真勁,導致簡單問題成了「老大難」。

  的確,困難困難,各掃門前雪必定難;出路出路,聯在一起就有路。戰區聯合作戰體制的建立,讓許多「不是問題的問題」迎刃而解。

  如,聯合作戰要求「十八般兵器」密切協同。但在過去,受制於各軍種指揮鏈,「拐彎式」「計劃式」的指揮協同方式,難以適應快節奏、多變化的戰場,時常出現「你飛你的,我跑我的,他打他的」問題。

  此次聯演,陸空實體編設聯合導演部、聯合指揮所和聯合任務部隊,態勢多方共享、指令直達軍種、火力臨機召喚,讓「百槍合一」成為現實。

  「我們常說,‘聯合之難,難在體制’,過去一說‘聯不了、聯不好’,就歸咎於舊體制。如今體制變了,我們是否用好用足了‘改革紅利’?」聯演中,戰區陸軍領導要求查一查:類似「不是問題的問題」還有多少。

  鍾文相解釋,這類問題就像倆人加了「微信」,交流不深、互動不暢、分享不頻,也只是「名義好友」「點贊之交」。

  「新體制像一條高速路,不走高速走小道、不守規則亂變道、車輛性能跟不上,都難以發揮高速公路的優勢。」 戰區陸軍領導對記者說,「新車上路」需要運轉磨合,讓「不是問題的問題」在體制磨合中消除,真正用好用足「改革紅利」。

  問一問:「反覆的問題」是否還反覆——

  原體制下,「臨時搭班子、演完就散伙」,導致聯訓成果難固化。新體制下,能否告別年年檢討年年犯的循環?

  聯演中,記者每天參加聯合導演部交班,發現南部戰區空軍參謀部作戰處副處長田鯤鵬每天與會。雖然來自空軍,他報告工作、受領任務與陸軍人員沒有任何不同,和陸軍參謀人員亦無握手寒暄。

  「客氣寒暄,往往是因為關係生疏。成了一家人,當然不必客客氣氣。」田鯤鵬說,戰區聯合作戰指揮體制建立後,陸空同為戰區作戰力量,參加對方牽頭的聯演不再靠邀請協調,而是執行戰區下達的剛性任務,「同一任務、同為主體」讓雙方多了認同感、歸屬感,少了生分與客套。

  這樣的認同感、歸屬感,在過去頗為稀缺,導致聯訓落實難,年年檢討年年無法解決。戰區陸軍參謀部訓練處副處長楊方美說,原體制下,軍區並不領導軍區空軍的訓練,陸空平時「各訓各」,到了聯演才「見見面、打打彈」。即使一年一度的「團圓飯」,也只能以發函、打電話等方式商洽,協調起來不太順暢。

  那麼,是不是空軍不想聯?答案是否定的。

  南部戰區空軍某指揮所副參謀長王玖對記者說,聯戰聯訓的道理大家都懂,但過去空軍部隊的訓練任務由軍種下達和考評,軍區組織的聯演聯訓屬於額外「加塞」,在自身任務重又無實質性考核監督的情況下,空軍積極性不高,以少代多甚至虛設參演,也就不奇怪了。

  這樣的狀況,如同油與水的關係,好不容易倒進了一個瓶,卻溶不到一塊。改革如同化學反應,用高溫煮、用溶解劑化,讓「油」與「水」的分子結構發生劇變,促進軍種深度融合。

  記者瞭解到,戰區聯戰體制建立後,戰區陸軍和空軍按照「一張表」展開聯合基礎訓練、專項訓練和聯合實兵演習,接受戰區監察評估。僅聯合專項訓練階段,他們就完成25個聯合訓練日、8個實飛訓練日、3次全流程模擬演練和4次全流程實彈檢驗,創造聯訓時間、課目、標準等諸多紀錄。「這在過去是不可想像的,現在不落實不行、落實不好也不行。」曾斌感慨道。

  除了聯訓落實難,還有哪些問題是「反覆的問題」?這些問題在新體制下是否還反覆?演習執行導演何教茂認為,過去的聯演聯訓有個「病灶」:「演完就散,明年重來」,成果難固化,許多問題年年檢討年年犯,必須借改革之勢解決這一痼疾。

  挖一挖:「問題背後的問題」是否能解決——

  四梁八柱立起來了,還有哪些添磚加瓦、引水牽電的工作需要做?

  聯演聯訓中,第14集團軍某旅裝步十一連連長張典涵發現,雖然同為解放軍,陸軍和空軍的思維理念和工作習慣差異還是蠻大的。

  以通話為例,張典涵發現陸軍指揮員注重「氣勢」,在電台中嗓門大,常常「吼」,而空軍指揮員和飛行員語氣平和、清晰,聲音也要小得多。

  就這一問題,張典涵請飛行員給空中火力引導打擊組的陸軍官兵作了交流:以「聽得清」「干擾小」為標準把握聲音語氣,讓陸空通信更加流暢默契。

  不僅僅是說話,使用地圖的比例尺和標繪習慣、火力打擊清單的關注重點、協同方法及部隊傳統等,陸空都各有各的講究,各有各的特點。「原來你們是這樣啊」,成為聯演中的「高頻話語」。

  追求一體聯訓,必須消除這樣的陌生感、距離感。在何教茂看來,許多問題的背後,是更深次的理念問題、文化差異,這些「問題背後的問題」才是大問題。

  演習中,紅方不但擁有地面偵察力量,還擁有陸航偵察隊、無人機偵察隊和空軍偵察機,卻在實際運用中差強人意,只讓天上的「千里眼」盯著眼前的「一畝三分地」。

  為什麼用不好多軍種偵察力量?來自南京炮兵學院的專家趙鑫在復盤點評中指出,聯合思維沒有成為各級的「條件反射」,數十年來形成的軍種習慣和本位思維是根本原因。

  聯合人才匱乏,也是「問題背後的問題」之一。

  陸空實現態勢共享後,好比「滴滴打車」,天上有幾架飛機、前面有什麼坦克、後面有多少步兵,在態勢圖上一目瞭然。然而,並不是所有人都看得懂、算得準、用得好這個軟件。

  聯演中,有的指揮員和參謀人員面對動態多樣的陸空態勢,該重視的沒重視,不該重視的又亂重視,分析判斷目標、擬制火力打擊方案不準確不迅速的問題突出……

  這問題、那問題,說到底還是人的問題。分析這些現象,各級都反映缺聯合指揮人才、缺聯合偵察人才、缺聯合技術保障骨幹。復盤中,聯合作戰人才培養成為重要議題,參演人員建言獻策,提出加大實踐培養力度、走開軍種交叉代職路子、送院校培養深造等建議。

  「改革把聯戰聯訓的‘四梁八柱’立起來了,還有許多添磚加瓦、引水牽電的工作要做。」何教茂感到,「問題背後的問題」,是推進聯戰聯訓道路上的「絆腳石」,搬掉一塊,就能進一步,但每搬一塊都必定艱難,甚至需要漫長時間。

  延伸閱讀

  演習場上再沒有「客人」

  聯演聯訓中的不實之風,可以說是「過街老鼠」,人人都喊打、年年也都打,但就是打不死。

  為什麼打不死?一個重要原因,是參加聯演聯訓的不是「自己人」就是「客人」,很難動真格。

  過去,軍區與陸軍合一,以「老大哥」身份牽頭組織聯演聯訓,「自導自演、自訓自評」的模式下,「裁判」都是自己人,難免會有「運動員」說情,「裁判」也難免睜隻眼閉只眼,存在打「人情分」現象。

  對「自己人」打假難,對「客人」打假則更難。來參演的空軍都是「請來的客人」,他們能「友情參演」已經很給面子,你能說什麼不是?即使存在表演式飛行、只飛不打或以少代多等不符合實戰的現象,也得「表揚加感謝」。

  問題在哪裡?體制。

  軍區體制下,訓練監察工作由訓練部門兼管,沒有專門部門、專門人員負責。聯演聯訓中,訓練部門忙得焦頭爛額,哪有時間和精力來抓監察?再說也不可能監察自己和「客人」。

  這次聯演,戰區訓練監察組進駐導演部、指揮所、紅藍雙方部隊,一進場就向我們發公開信,明確監督對像、監察重點、舉報電話。

  監察人員全程盯著你,我們哪能念稿子、背台詞?空軍也堅持實飛實打,讓我們看到了新氣象。導演部還埋設1600餘顆模擬地雷、拉設2.9萬米鐵絲網、設置1350個鋼筋水泥三角錐,最大限度地模擬實際戰場環境,倒逼著演習向「真、難、嚴、實」要求更加貼近。

  此外,聯演的導調、評估、裁決人員都來自訓練機構、軍事院校,與我們紅方藍方沒有隸屬關係,戰區陸軍紀委也鐵腕查糾問題。鐵腕之下,不實演風訓風很難再有立錐之地、藏身之所。

  (江平驥、記者 馬飛整理)

  親歷者說

  與飛行員對話可不容易

  以前,領導一對我們講聯合作戰,我就覺得有些多餘。我們戰士只要跑得快、打得准就行了,聯與不聯和我們有多少關係?

  可是,今年參加陸空聯演,讓我對「聯」有了新的認識。

  作為空中火力引導組成員,我和天上的飛行員對上了話,告訴他們打什麼、打哪裡、怎麼打。這些東西說起來簡單,做起來可不容易。

  就說電台操作吧,我以前只要掌握兩種電台就行,現在要和空軍實現「語音通」,得另外掌握對空協同電台等三四種新型電台,還要會操作北斗手持機、數字偵察儀等裝備。

  軍事地形學這門本領,過去和我們通信兵關係不大,而現在我們要引導空中火力,必須現地定位坐標、描述相對位置,涉及很多軍事地形學的知識和技能,要學的東西很多。

  此外,我們還得進行偵察和反偵察訓練。你要當好戰機的「眼睛」、航彈的「引路人」,就必須穿插滲透到敵前沿,不知道怎麼隱蔽偽裝、偵察敵情,哪能行?

  更讓我沒想到的是,我們還要學氣象知識。按照空軍作戰的要求,我們引導戰機時,需要通報目標區域的雲量、雲底高度、風速風向和能見度等信息,這些氣象名詞、測算方法也是蠻複雜的。

  最重要的是,聯合作戰要求我們普通一兵的思維觀念必須變一變了。

  電影《英雄兒女》中,王成向指揮所呼叫「向我開炮」。半個多世紀過去了,如果在聯合作戰中再次遇到王成的情況,你還會對著電台喊「向我開炮」嗎?

  我至少有另一個選擇:報告目標數據,呼喚空中火力支援,精確打擊包圍我的敵人。畢竟時代不同了,戰爭形態變了,我們的一槍一炮都因「聯」而變,一兵一卒也得為「聯」而謀啊!

.
Tags:
【編輯:admin】
閱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