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政治政策 社會萬象 人事任免 高層領導 地方熱點 時政要聞金融財經 網貸資訊 健康知識 科技資訊 軍事要聞

顧雛軍:我還要幹大事

記者:新虐網記者 時間:2015-12-22 06:28  來源:
相關閱讀健康知識】:再堅強的人遇到這種頭痛也會
金融財經】:多家信託公司謀求重組上市
高層領導】:孟建柱會見上海合作組織新任
人事任免】:山東省人大常委會任命7市檢察
人事任免】:趙鳳桐出任北京市委秘書長(圖

顧雛軍:我還要幹大事

顧雛軍現在多數時間都會到老部下開的公司上班 供圖/視覺-->累了?看看笑話吧

  1999年回國創業,2002年收購科龍,2005年因科龍事發入獄,直至2012年出獄,到現在的不斷申冤,顧雛軍仍堅信自己「要幹大事」。不過,對於這十幾年的經歷,顧雛軍很難說後不後悔,「人一生很多的決定很難說對和錯,對於我來說,就是從當初身擁1.7億美金,到現在要靠兄弟們的照應、租房過日子了。」

  人物:顧雛軍

  顧氏製冷劑發明人,獲得專利費超過2億美元。曾創辦格林柯爾集團,後控股廣東科龍電器股份有限公司、合肥美菱股份有限公司、揚州亞星客車股份有限公司、襄陽軸承汽車有限公司,還收購了歐洲汽車配件公司和汽車設計公司。

  對於顧雛軍,有人認為他是有勇有謀的學者型企業家,也有人認為他是侵吞國有資產的騙子,其中最典型的是郎鹹平與顧雛軍的「郎顧之爭」。2005年,顧雛軍入獄被經濟界和法學界稱為是中國非公經濟發展與國企改革的標誌性事件。

  2012年顧雛軍減刑出獄,隨後立即開始無罪申訴。2014年1月,他的申訴由最高人民法院發回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立案再審,但迄今將近兩年過去,該案被9次推後仍未重審。

  體重從當年的220斤到現在的160斤,瘦了很多的顧雛軍不再像當年那樣魁梧。顧雛軍有高血壓、心臟病和糖尿病,每天早晚要吃降壓藥,飯前也要吃藥控糖。不過整體看上去,他的身體狀況好過預想,尤其比剛出獄時好多了,獄中他的血壓曾到過240,「摔個跟頭都能死了」。剛經歷過一次住院治療的顧雛軍在接受北京青年報記者採訪時說,他現在生活規律了很多,睡覺也好了,不像剛出獄時常會被噩夢驚醒。他還盡可能每週去爬一次山,他要鍛煉身體,要等著自己翻案的那一天。

  申訴

  「不做祥林嫂,我還能怎樣?」

  顧雛軍堅決不認為2012年9月的提前出獄是得到了優待,反而是「被人玩了」才拖延到那時出獄,要不他本該早兩個月就出來。他說,自己服刑時獲得的積分已經夠了,但之前一次減刑申請就是沒被批准。提起自己的案子,顧雛軍說得最多的就是「被人玩了」。從一出獄,顧雛軍就開始申訴、為自己翻案,同時四處舉報他認為製造了自己冤案的人。儘管到目前為止並沒有實質進展,但顧雛軍依然到處申訴、舉報。

  在很多人看來,顧雛軍式的翻案已經有點像祥林嫂——有機會他就寫材料往外投,到現在他光舉報材料已經發出了幾十封;他的申訴一有什麼進展他就會發佈在自己的微博裡,既貼圖曬證據也會用言語表達憤怒;每次面對記者時,他都會帶著裝在透明文件袋中的一厚疊材料,滔滔不絕地向人開講。他能迅速地從一摞材料中翻到要找的那頁,指出對他的審判存在什麼問題,包括他認為哪里程序違法,哪裡是偽證。顧雛軍對於案件整個過程中的每一個時間、地點、人名、數字都記得相當清楚。不過,由於顧雛軍案件專業且複雜,很多聽者根本跟不上他的思維也無法迅速理解。但這似乎並不影響顧雛軍的滔滔不絕。

  「明年就57歲的年齡、身體也不好,而且也已經重獲自由還開始了新的工作,你還有必要非把這個案子搞清楚嗎?」面對北青報記者的提問,顧雛軍一時沉默。

  「我知道我像是祥林嫂,見人都說這一套……但你說,不做祥林嫂,我還能怎樣?」他說自己要放棄了,就連精神寄托也沒有了。

  迷茫

  「他們到底認為我說的是不是真的呢?」

  出獄後的顧雛軍沒少接觸記者,僅他剛出獄時召開發佈會,就有上百記者趕來。其實,顧雛軍也知道,很多媒體感興趣的是他這個人,而並非案子本身。「每次有新進展我都會發在自己的微博上,這時都會有媒體關注報道一下,但隨著新聞價值沒了也就沒人再提了!」顧雛軍知道,「媒體只是把我當作新聞」!

  對於翻案,出獄三年多來的顧雛軍一直在希望和絕望的峰谷之間跌宕。他會把國家發生的某一件大事聯繫到自己而重燃信心,但又會為自己的一次失敗遭遇而陷入沮喪。

  不過與失望和沮喪相比,顧雛軍更多的是迷茫,他說自己真的不知道該怎樣才好。「我要求重審案件,法院也處理了,但就是被一次次的推遲;我去舉報,舉報材料也都有人接收,但就是得不到結果!」顧雛軍說,他點名道姓舉報了很多省部級高官,不僅有退休的也有在任的,這些舉報信就一直掛在網上,並沒人來刪,但也沒人管。「他們到底認為我說的是不是真的呢?但就是沒人理我!」顧雛軍很迷茫。

.
【編輯:admin】
閱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