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政治政策 社會萬象 人事任免 高層領導 地方熱點 時政要聞 金融財經 網貸資訊 健康知識 科技資訊 軍事要聞

這座塞上小城,為什麼得到總書記點贊?

記者: 時間:2017-08-25 09:21  來源:
相關閱讀人事任免】:趙鳳桐出任北京市委秘書長(圖
金融財經】:多家信託公司謀求重組上市
健康知識】:再堅強的人遇到這種頭痛也會
高層領導】:孟建柱會見上海合作組織新任
人事任免】:山東省人大常委會任命7市檢察

  題記

  2015年1月12日,習近平總書記在人民大會堂主持召開座談會,同中央黨校第一期縣委書記研修班學員暢談交流“縣委書記經”。座談中,總書記同大家講起了山西右玉縣委一任接著一任帶領人民群眾治沙造林的故事,要求大家要有“功成不必在我”的境界,像接力賽一樣,一棒一棒接著幹下去。

  扎根還是搬離?

  這是60多年前擺在中共右玉縣第一任縣委書記張榮懷面前的一張考卷。

  位於晉蒙交界、毛烏素沙漠邊緣的山西省右玉縣,向來是大風口,解放初期林木覆蓋率不到0.3%,可謂風沙肆虐的不毛之地。

  曾有到此飽受其苦的外國專家斷言,這裡不適宜人類居住,建議舉縣搬遷。

  “要想風沙住,就得多種樹”——張榮懷和當地幹部群眾經過深入調研後如此作答。

  自張榮懷起,右玉縣二十任縣委書記展開綠色接力,率領幹部群眾堅持不懈植樹造林,一幹就是60多年,林木覆蓋率如今已達54%,近2000平方公里荒蕪的塞上高原奇跡般變成了綠色海洋。

拼版照片:上圖為治理前,山西省右玉縣隨處可見半流動沙丘(資料照片);下圖為山西省右玉縣威遠鎮治理後的荒沙地,如今已鬱鬱蔥蔥(7月24日)新華社記者詹彥攝。   拼版照片:上圖為治理前,山西省右玉縣隨處可見半流動沙丘(資料照片);下圖為山西省右玉縣威遠鎮治理後的荒沙地,如今已鬱鬱蔥蔥(7月24日)新華社記者詹彥攝。

  執政為民,綠色發展,這是一種矢志不渝的政治情懷;

  艱苦奮鬥,久久為功,這是一份薪火相傳的使命擔當。

  在乾旱寒冷的塞上,變綠並非終點。為了讓綠水青山變成金山銀山,循著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嚮往,右玉幹部群眾如今奔著建設“富而美的右玉”這一目標,正圍繞綠色發展進行“二次創業”,作答著又一張新時代的考卷。

  1

  一棵接著一棵栽,一任連著一任干

  題記

  狂風肆虐,黃沙漫卷。右玉人就是那一棵棵小老楊,耐寒抗旱,代代扎根,築起鎖住風沙的綠色長城。

  小老楊,我們一行到了右玉才知道這種樹的名字。

  一片片,一層層,漫山遍野……小老楊單棵看上去,不夠高大粗壯,但樹冠獨立倔強。在高地上放眼望去,一棵一棵緊緊相連,層層疊疊鋪展開來,蔚為壯觀。

  學名小葉楊的這種鄉土樹,右玉人親切稱之為“小老楊”,是因為它根系深長,耐寒耐旱,栽植於乾旱沙丘地裡也能頑強生長。

  正是有了這一棵棵小老楊,右玉才擋住了從年頭刮到年尾的大風沙。

  提起當年的風,95歲的伊小禿打開了話匣子:從有記憶起,這裡的“大黃風”就是他最大的敵人。

  這種風常刮起於沙漠地帶,自西北向東南席捲而來,能迅速在平地積起沙丘,甚至將行人掩埋。

  以前,右玉家家戶戶的門都是朝里拉,而不是往外推,否則第二天風沙過後,門就被沙堵得打不開了;學校的學生,每人都備著一盞小煤油燈,一旦大風吹來,黃沙漫天,白天便和黑夜一樣,他們就點煤油燈繼續上課。 拼版照片:上圖為治理前的山西省右玉縣右衛老城北城牆一帶的景象(資料照片);下圖為現在山西省右玉縣右衛老城北城牆一帶的景象(7月22日 新華社記者詹彥攝)。   拼版照片:上圖為治理前的山西省右玉縣右衛老城北城牆一帶的景象(資料照片);下圖為現在山西省右玉縣右衛老城北城牆一帶的景象(7月22日 新華社記者詹彥攝)。

  據《朔平府志》記載:“每遇大風,晝晦如夜,人物咫尺不辨,禾苗被拔,房屋多催,牲畜亦傷。”

  來過這裡的人都感歎:右玉真窮、真苦、真荒涼!

  “當年清明前後種扁豆,前面得有一個人擋住大風,否則種子就會被吹走。”伊小禿說。

  1949年,首任縣委書記張榮懷上任。行走在右玉的荒山禿嶺間,他看到的是“十山九禿頭”的荒涼,聽到的是老百姓“春種一坡,秋收一甕;除去籽種,吃上一頓”的哀歎。一家一家走西口逃荒的情景更是深深刺痛了他的心。

  百姓生存,成為擺在這位縣委書記面前的第一要務。

  在一個長滿小老楊的偏僻山溝,張榮懷找到了答案:農民說,有了樹的保護,糧食收成比別處高幾成。

  “人要想在右玉生存,樹就要在右玉扎根!”

  在結束近4個月全縣徒步考察後,張榮懷在縣委工作會議上提出:“要想風沙住,就得多栽樹;要想家家富,每人十棵樹!”

  會後,他立即帶著全縣幹部,前往右玉蒼頭河邊,揮鍬挖坑種下了第一棵小老楊……

  從1950年春到次年秋天,全縣成片造林2.4萬多畝,各處栽樹5萬棵,由此拉開了右玉人60多年堅持不懈植樹綠化的序幕,展開了一場豪氣壯闊的二十任縣委書記綠色接力。 拼版照片:上圖為治理前,山西省右玉縣隨處可見半流動沙丘(資料照片);下圖為山西省右玉縣牛心山周圍治理後的荒沙地,如今已經草木繁茂(7月29日 新華社記者詹彥攝)。

  拼版照片:上圖為治理前,山西省右玉縣隨處可見半流動沙丘(資料照片);下圖為山西省右玉縣牛心山周圍治理後的荒沙地,如今已經草木繁茂(7月29日 新華社記者詹彥攝)。

  為了植樹,他們殫精竭慮,調動起一切力量——

  1953年,第二任縣委書記王矩坤面對的是一場罕見春荒,國家給右玉下撥了40萬公斤玉米。

  王矩坤和班子成員商量:村民每種一畝樹,發給8.5公斤玉米作為勞動報酬,讓“救災糧”變成“植樹糧”。

  在他號召下,群眾一呼百應,家家戶戶、男女老幼,紛紛上山植樹。僅一個春天,右玉全縣就造林3萬餘畝。

  對於植樹,很多人想到的是春秋兩季栽植,但在右玉這個乾旱寒冷之地,卻能“三季植樹”。

  這正是第十一任縣委書記常祿在1977年的發明。植樹需要大量車馬人力馱、挑、拉水爬坡上嶺,在有些沙地,一擔水澆下去,瞬間就不見了蹤影。他想到:如果能在七八月份的雨季造林,不僅省時省力,還有可能提高成活率! 20世紀六七十年代,右玉縣群眾在荒山荒坡植樹(翻拍照片)。 20世紀六七十年代,右玉縣群眾在荒山荒坡植樹(翻拍照片)。

  經過試栽,一舉成功。改為三季植樹後,右玉植樹造林進度大大加快,僅1977年就完成大片造林18.8萬畝,零星植樹97.8萬棵,這是右玉造林史上力度最大、進度最快的一年。

  第十四任縣委書記師發,在省裡主動立下綠化軍令狀,如不能率先在山西實現綠化達標,願就地免職。他這樣動員幹部:“我先自降一級,大家如完不成任務,也要降職。”

  為了植樹,他們忘我投入,一張藍圖幹到底——

  “飛鴿牌”幹部要干“永久牌”的事,植樹造林防風固沙就是“永久牌”的事,這成為歷任縣委書記的座右銘。 20世紀六七十年代,右玉縣群眾在荒山植樹(翻拍照片)。 20世紀六七十年代,右玉縣群眾在荒山植樹(翻拍照片)。

  位於煤都山西的右玉,探明的煤炭儲量高達34億噸。上世紀八十年代末,很多兄弟縣市大干快上搞煤炭開發。第十二任右玉縣委書記袁浩基卻沒有盲目跟風,他疾呼:“綠色不進,風沙就進。耽誤植樹就是罪人!”

  多年來右玉財政收入在山西排倒數,縣裡幹部去省、市開會都得靠後坐。

  “當時全縣財政收入才1500萬元,沒壓力是假的,坐在後排也難受。”2001年開始擔任代縣長、之後又擔任縣委書記的趙向東說,“看到右玉還沒完全綠起來,風沙仍然很大,就覺得要種樹,繼續干!”

  73歲的右玉縣原政協主席王德功還記得,上世紀八十年代末,一家日本企業和當地合建壓板廠,右玉有了歷史上第一家合資企業。但這個企業像吃木材的怪獸,全年收的原料僅夠它吃半個月。為防止亂砍濫伐,縣裡痛下決心,將這個壓板廠關門。

  “在右玉,植樹是第一位的事,誰也不能擋!”他說。 71歲的護林員黃金富在山西省右玉縣松濤園生態園區巡山,多年來的荒山植樹造林把這裡打造得鬱鬱蔥蔥(7月24日攝)。 新華社記者詹彥攝   71歲的護林員黃金富在山西省右玉縣松濤園生態園區巡山,多年來的荒山植樹造林把這裡打造得鬱鬱蔥蔥(7月24日攝)。 新華社記者詹彥攝

  “換領導不換藍圖,換班子不換幹勁。”在這場傳承接力中,右玉出了一個個愛樹如子、惜樹如命的“樹書記”“林書記”——

  第十三任縣委書記姚煥鬥,在右玉工作12年,1991年即將調到另一個縣。臨上車前,他又返回辦公室,拿上那把已被磨短了一寸的鐵鍬,摘上幾片右玉的樹葉,才戀戀不捨地離開。

  第十七任縣委書記趙向東,離任時最後一件事是參加幹部義務植樹;在植樹現場與第十八任縣委書記陳小洪進行工作交接,談的是下一步怎麼幹……

  “終見‘善無’變善有,已將沙州換綠州。年年立業是公僕,久久為功尚風流。”

  正如這首詩中所寫:右玉,歷史上曾叫“善無”,現在變成了“善有”,這得益於右玉縣委書記們“為官一任,造福一方”持之以恆的綠色接力,更得益於他們“久久為功,利在長遠”的政績導向。

  擁有近百公里古長城的右玉邊塞,又擁有了一道鎖定風沙的綠色長城—— 山西省右玉縣小五台高地上的古長城(2011年5月29日攝)。(辛泰攝) 山西省右玉縣小五台高地上的古長城(2011年5月29日攝)。(辛泰攝)

  經過近70年不懈努力,右玉林木覆蓋率從不到0.3%擴大到現在的54%,森林覆蓋率高出全國平均水平近20個百分點,硬是將一個不毛之地變成塞上綠洲。樹種從過去的區區幾種變成30多種,藥用植物達到45種,野生動物50多種。

  如今的右玉,已擁有150萬畝綠化面積,相當於近一個半新加坡的國土面積,估算有1億棵樹,按照一米一棵的距離測算,排起來相當於10萬公里,可繞赤道兩圈半。

  綠色帶來了良好生態,區域小氣候已經形成:平均風速降低29.2%,年平均降水量較周邊地區多三四十毫米。從近5年的統計數據看,全縣年均氣溫已從解放初的3.6攝氏度上升至5.2攝氏度,無霜期從不足100天增長到123天。 這是7月22日航拍的山西省右玉縣右衛鎮。 新華社記者詹彥攝 這是7月22日航拍的山西省右玉縣右衛鎮。 新華社記者詹彥攝

  自2005年以來的12年時間裡,右玉再沒有出現沙塵暴天氣。伊小禿老人過去擔心的“大黃風”已幾乎絕跡。由於林草植被增加,地表徑流和河水含沙量較以前減少60%。

  蒼頭河,是右玉最大的一條河。它不像其他河那樣東流或南奔,而是倔強地掉頭北上。“河水能倒流,荒漠變綠洲”——這就是右玉人的精神氣概。 車輛行駛在山西省右玉縣蒼頭河生態走廊(7月21日攝)。 新華社記者詹彥攝 車輛行駛在山西省右玉縣蒼頭河生態走廊(7月21日攝)。 新華社記者詹彥攝

  蒼頭河畔,當年張榮懷帶頭種下第一棵樹的地方早已鬱鬱蔥蔥,成為風光旖旎的濕地公園。他種下的那棵小老楊已有一摟多粗、高二十多米,如衛士般守護著塞上綠洲。

  2

  干群團結如一人,咬定青山根連根

  題記

  綠進一尺,沙退一寸,右玉人就是有股“莜面愣子”勁,樸實堅韌,百折不撓。

  行走在右玉的綠色森林,望著一棵棵蒼翠挺拔的樹木,我們總是禁不住問當地幹部群眾,這些樹是你們一棵棵栽出來的嗎?我們無法想像他們當年付出了怎樣的艱辛。 這是山西省右玉縣小南山森林公園一角(2016年5月23日攝)。(辛泰攝) 這是山西省右玉縣小南山森林公園一角(2016年5月23日攝)。(辛泰攝)

  在右玉種樹,太難,太苦!當地人有言:“在右玉,栽活一棵樹,比養活一個娃還難哩!”

  這裡土地貧瘠,樹木成活率低,栽上死了,死了再栽,一塊地要反覆栽上好幾年。

  由於氣候寒冷,春季土地解凍晚,樹坑要提前在秋季挖好。右玉人就靠一把鐵掀兩隻手,挖了一個坑又一個坑,栽出了150萬畝的綠色面積。

  站在右玉老縣城城牆上放眼望去,天似穹廬,綠色繚繞,一派“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的塞外風光。

  誰能想到,正是我們站立的這個地方,在60多年前,險些被風沙吞噬。

  “黃沙窪呵黃沙窪,吞了山丘吞人馬。”

  右玉老縣城東北向這道長40里、寬8里的黃沙梁以每年數米的速度向老縣城移動,西北面三丈六尺高的城牆幾被沙土掩埋,變成了一面斜坡。 拼版照片:上圖為治理前的山西省右玉縣右衛鎮的景象(資料照片);下圖為現在山西省右玉縣右衛鎮一帶的景象(7月22日 新華社記者詹彥攝)。   拼版照片:上圖為治理前的山西省右玉縣右衛鎮的景象(資料照片);下圖為現在山西省右玉縣右衛鎮一帶的景象(7月22日 新華社記者詹彥攝)。

  “向黃沙窪開戰!”1956年的誓師大會上,29歲的縣委書記馬祿元吹響了戰鬥的號角。

  幹部群眾、男女老少一起上,人們挑起水桶,扛著樹苗,拿著鐵鍬,向黃沙窪進發。

  沒錢買樹苗,他們就裁剪楊樹枝插種;植樹累了,便席地而坐,喝著涼水吃莜面……

  然而,幾千人栽了兩年的樹,卻被一場持續多日的大風刮死,沒剩幾根苗。

  “干!繼續干!!”馬祿元紅著眼睛吼道。

  幾年中,他們連續展開二戰、三戰黃沙窪,到了1964年,黃沙窪實現人工造林15435畝。如今,那個吞天吃人的“大狼嘴”變成了綠山崗。 20世紀六七十年代,右玉縣群眾在荒山植樹(翻拍照片)。 20世紀六七十年代,右玉縣群眾在荒山植樹(翻拍照片)。

  緊接著,鐵山堡、老虎坪、殺場窪、盤石嶺、滾石溝……一個個聽上去充滿肅殺荒涼之氣的地方,一一被右玉人用綠色征服。

  右玉人這股不服輸的“莜面愣子”勁兒到底從哪裡來?

  或許是他們身上流淌的戍邊後人的血液,或許是漫漫西口古道磨礪出的不屈與抗爭……

  但右玉百姓說,幹部在前面帶頭,群眾再苦也會跟上。

  過去在右玉,每個機關單位辦公室門後都放把鐵鍬。到了植樹期,幹部職工就自帶乾糧,自買樹苗上陣了。幾十年來,僅機關幹部就義務造林30多萬畝。直到現在,右玉幹部每年還要捐義務植樹款。

  有人算過一筆賬:右玉5000名幹部,按照20多年前的標準,每人每天15元人工費,一年干20天,一年僅人工投入就省150多萬元。

  小南山公園,右玉機關幹部造林基地,歷時數十年種樹,這裡林木面積已達2萬畝。這片林,也被百姓叫做幹部林、作風林。

  在持續近70年的綠化長征中,人們總能看到幹部身先士卒的身影,有人甚至付出生命。

  95歲的伊小禿只要伸出手,所有人都會被震撼。那雙飽經風霜的大手乾枯如樹枝,十個手指關節因拿鎬頭刨土被震得粗大變形,難以屈伸。 伊小禿的手指關節由於長期用鎬頭刨土被震得粗大變形(7月23日攝)。 新華社記者詹彥攝 伊小禿的手指關節由於長期用鎬頭刨土被震得粗大變形(7月23日攝)。 新華社記者詹彥攝

  當年擔任北辛窯村支書的伊小禿帶著村民硬是種起了4000多畝樹,建成了三道防風林。

  樹綠了,風清了,家門口那一排排的楊樹已有二三十米高了。“村裡都栽滿了,沒地了。”見到樹就笑得合不攏嘴的伊小禿對我們說。 在山西省右玉縣右衛鎮北辛窯村,伊小禿(右)和老伴王二鳳聊天(7月23日攝)。 新華社記者詹彥攝   在山西省右玉縣右衛鎮北辛窯村,伊小禿(右)和老伴王二鳳聊天(7月23日攝)。 新華社記者詹彥攝

  縣農業局局長王旭東,為了治理濱河公園,在沒有資金的情況下,毅然抵押自家房產,貸款30萬元作為啟動資金。“困難面前怎麼辦?不幹,就是稀泥軟蛋,干了,就是英雄好漢!”王旭東這樣勸家裡人。

  張一,楊千河鄉黨委副書記,群眾心中“同吃同住農家院,山藥絲絲蒸莜面,走時留下吃住錢”的好幹部。2005年4月11日凌晨三點,張一和鄉親們開車從忻州拉樹苗往回趕。他下車檢查時,被迎面開來的車撞倒,不幸離世。追悼會那天,全鄉3000多名群眾涕淚成行,十里相送。

  威遠堡村黨支部書記毛永寬,每次帶村民植樹前,總先自己幹,不顧頭疼發燒、身體勞累堅持挖坑植樹,一次昏倒後再也沒醒來。送葬時,媳婦糊了個紙鐵鍬要放進棺材,村民嘩啦啦跪下一片,哭著說:“還帶啥鐵鍬啊?不能讓他再累了!”毛永寬媳婦卻說:“他一輩子就惦記鐵鍬。”

  ……

  近70載耕耘,植綠半壁江山,更植綠了右玉百姓心田,植出了幹部群眾魚水情,植出了風清氣正好生態。

  “政策歸心,人民奮戰;黨員帶頭,幹部當先”“艱苦奮鬥,有子規之誠;無私奉獻,比精衛之堅……”《右玉綠化賦》寫出了這片土地綠色奇跡的秘訣。

  從小看著當村幹部的父親帶領鄉親們上山植樹,一種綠色情結植根李雲生心中。最難的時候,也是右玉幹部的支持才激勵他走了下去。

  2002年,馬頭山村的李雲生拿著承包駕校掙的幾十萬元,包下了1萬多畝荒山,但“走進去才發現是個無底洞”。 在山西省右玉縣李達窯鄉馬頭山,李雲生在查看松樹的生長情況(7月24日攝)。 新華社記者詹彥攝   在山西省右玉縣李達窯鄉馬頭山,李雲生在查看松樹的生長情況(7月24日攝)。 新華社記者詹彥攝

  為了種樹,他陸續從銀行和親戚朋友處借了近百萬元。有幾年春節,結完工人工錢、還完債,他身無分文,只能和妻子躲到山裡吃乾糧。

  難走的,還有路。李雲生找到縣交通局,拿出1萬元,希望局長幫著走動修路。交通局長王建瞭解情況後,堅決地說:“給我錢,就不幫你辦,把錢拿回去,我盡力幫你!”

  沒多久,交通局為此打的報告被批准了,路要修了!李雲生流淚了:“右玉真是有一批好幹部!”

  這些年,李雲生陸續投入400多萬元,植綠1.2萬畝荒山。

  他相信,苦日子快過去了。“現在年收入有10多萬元,兩年後1000畝杏樹就掛果了,收入會可觀。”

  眼前的李雲生,氣色紅潤、嗓音洪亮,完全看不出已是62歲的老人。他就像山坡上挺拔的樟子松,青春不老,樂觀頑強。

  萬綠叢中,余曉蘭是那一點紅。 在山西省右玉縣楊千河鄉南崔家窯村,余曉蘭在查看蘋果的生長情況(7月29日攝)。 新華社記者詹彥攝   在山西省右玉縣楊千河鄉南崔家窯村,余曉蘭在查看蘋果的生長情況(7月29日攝)。 新華社記者詹彥攝

  她是青山綠水中滋養長大的女子。1989年,23歲的雲南姑娘余曉蘭跟著退伍的丈夫來到右玉縣南崔家窯村時吃了一驚。

  “我的家鄉山清水秀,這裡卻是光禿禿的。”她覺得自己像到了另一個世界,“沒想到還有這麼偏僻荒涼的地方。”

  她也想過要回去,但“他喝湯,給我吃麵”,丈夫的好讓她走不了。

  “我喜歡綠色,做夢都想把家鄉的綠色帶到這裡來。”1992年,余曉蘭和丈夫承包了村裡4000多畝荒山。

  沒有水,就到山下挑。一個不到1.6米的女子,每天要在山路上擔水五十來次。

  為省錢,她吃了10年土豆稀飯。有一次,她心跳變慢,躺下後站不起來了。到醫院檢查,才知道是勞累過度和營養不良造成了嚴重的低血糖。

  遠在雲南的父親、姐姐多次讓她回去,她不走。

  “你看,這些樹都是我種的,又長高了;這些小紅果一串一串,紅紅的,可好看了。”說起鍾愛的樹,51歲的余曉蘭陶醉地瞇起眼睛,神情還像當初那個雲南少女。

  事實上,與李雲生一樣,余曉蘭的堅持,也源自當地幹部的關愛。

  2001年,余曉蘭擔水上山摔倒,扭壞了腰椎,回雲南治療。知道這一情況後,右玉縣委、縣政府寄去了慰問金,縣領導趙向東給她打電話問候病情。

  “接到電話,我的眼淚就控制不住了。我一個外地人,他們卻把我當親人。”余曉蘭說,“咋也不能讓支持我的人失望!”

  就是這樣,右玉幹部為群眾的吃苦耐勞、默默奉獻所感動,群眾被幹部的艱苦奮鬥、關懷呵護所鼓舞。

  越來越多的人走上了承包荒山植樹造林的道路,如檸條般鋪滿右玉大地。

  民營造林大戶王占峰就有著檸條一樣的脾氣。為了種樹,他在石炮溝搭了個窩棚,一住就是18年,被稱為“野人”。 在山西省右玉縣牛心鄉石炮溝,王占峰準備去苗圃給樹苗松土除草(7月25日攝)。 新華社記者詹彥攝   在山西省右玉縣牛心鄉石炮溝,王占峰準備去苗圃給樹苗松土除草(7月25日攝)。 新華社記者詹彥攝

  有一年發山洪差點要了他的命,後來是拽住一根樹枝才沒被沖走。“是樹救了我的命!”他種樹的腳步更不停歇了。

  樹離不開人,人離不了樹,他們的生命早已融為一體。

  人們說,在右玉,一棵樹就有一個故事,一片林就是一部傳奇。

  有英雄早逝、有魚水情深、有逐夢不止……近70年來,右玉幹部群眾攜手寫就了這部史詩般巨作,右玉的人和事也被編成話劇、道情戲等廣為傳頌。

  3

  為民初心不改,奮鬥未有窮期

  題記

  林濤翻捲,繁花遍野。右玉人再次躍上馬背,策馬奔騰。

  初秋時節,右玉古樸悠然、壯美如畫。

  在矗立了數百年的威遠堡上,三五個外地畫家正在揮毫寫生。

  右玉風景在油畫界富有盛名。2016年,中國油畫院在右玉開設了國內唯一的寫生基地。右玉也開始建起玉林書畫院和“右玉藝術糧倉”,吸引八方藝術人士。

  “雖然很多人知道右玉造林事跡突出,卻不知道右玉這麼有魅力。去年中央美院有四百名學生想來寫生,但寫生基地沒接待能力。”右玉縣文聯主席郭虎遺憾地說,右玉還是“地偏無人知”,發展底子薄。

  如今,右玉綠了,也美了,新的困惑卻接踵而來:至今還是國家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依然面臨著縣窮民貧等挑戰。“經濟總量小、實力弱、欠發達的基本縣情還沒有根本改變。”右玉縣長王志堅坦誠告訴記者。

  殺虎口,雄關巍峨;西口古道,青石痕深。在兩千年的浩蕩歷史進程中,這裡曾金戈鐵馬,也曾商賈熙攘。如今,右玉又迎來“由綠到富”的新挑戰。

  這是一張時不我待的考卷——

  2016年,右玉公共財政預算收入只有2.89億元;全縣農民人均可支配收入6588元,僅為全國平均水平的53%;產業結構單一,農業產業和文化旅遊業尚顯薄弱。

  這更是一張滿載期盼的考卷——

  樹種滿了,前些年農民大量發展的8萬畝苗木價跌滯銷,存在著“去庫存”難題;多年培育的肉羊養殖業,飽受市場波動困擾,養殖農戶信心受挫;一些民營造林大戶急於尋找“綠裡淘金”的門路。

  綠起來之後的路怎麼走?一道飽含時代特徵的命題,期待右玉人回答。

  民之所盼,施政所向。

  翻開右玉的歷史,我們發現,如何讓群眾致富一直是右玉縣歷屆縣委縣政府的牽掛。

  立足於特殊地理條件和自然資源稟賦,上世紀五六十年代開始,右玉縣就成立了燕麥、胡麻等農作物研究機構,力爭提升全縣主要農作物的產量和效益。

  八十年代,縣裡制訂了“種草種樹、發展畜牧、促進農副、盡快致富”的16字方針,並成立了全國唯一的縣級沙棘研究所。

  到了九十年代,縣裡大力發展工業企業,以增加財政收入。

  進入新世紀後,右玉縣已建成“塞上綠洲”,更加意識到“由綠到富”的重要。

  近70載綠色耕耘,右玉站在了新的歷史起點。

  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是共產黨人一脈相承的政治情懷,更是“右玉精神”的核心要義。

  解決了生存問題的右玉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嚮往從未如此迫切。新時期的右玉如何堅持、弘揚和發展“右玉精神”,秉持為民初心,繼續帶領群眾百尺竿頭更進一步,萬眾期盼。

  記者剛到右玉採訪時,縣長王志堅不在縣裡。他在山西朔州市政府主要領導帶領下,奔赴浙江省安吉縣余村學習——

  2005年8月,時任浙江省委書記的習近平在這裡首次提出“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重要論斷。

  “這次調研,讓我們更加深刻地理解了習近平總書記所講的豐富內涵,也意識到我們綠色發展存在的不足之處。”王志堅歸來後深有體會地說,要通過努力,讓綠色產業、綠色生活和生態文明相得益彰。

  2016年初,以第二十任縣委書記吳秀玲為班長的新一屆右玉縣委,從前任手中接過綠色接力棒。在“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這一重要論斷指引下,右玉全縣人民開啟了二次創業的新徵程。

  在持續推進造林綠化、提檔升級的同時,不斷追求“彩化”“財化”—— 這是航拍的山西省右玉縣牛心山(7月29日攝)。 新華社記者詹彥攝 這是航拍的山西省右玉縣牛心山(7月29日攝)。 新華社記者詹彥攝

  盛夏時節,右玉最高峰牛心山上仍是一派忙碌施工景象。沿著初步完工的木棧道,登上半山腰觀景台,周圍丘陵土坡上的1.2萬畝油菜花盡收眼底,美不勝收。

  類似這樣以觀賞為主的油菜花基地,右玉縣今年種植了6萬畝。在右玉縣高速路和主幹道兩側,除了傳統的松樹,還種上了連翹、丁香、玫瑰等彩色植物。 這是山西省右玉縣威遠鎮的油菜花(7月24日攝)。 新華社記者詹彥攝 這是山西省右玉縣威遠鎮的油菜花(7月24日攝)。 新華社記者詹彥攝

  在綠色已近飽和的右玉,不再是一味地簡單種樹,而是要將綠化延伸到“彩色觀賞化”,從“彩化”變“財化”,讓植物成為吸引遊客、強縣富民的“美麗”資本。

  2016年6月底,當地幹部到東北考察林下經濟,但跑了十幾個地方,卻沒有適合在當地發展的產業。經過充分調研和專家建議,發揮土壤條件好、晝夜溫差大的優勢,右玉選擇了中藥材種植,既有觀賞價值,也有經濟效益。

  當年,全縣種植板藍根、黨參、黃芩、黃芪等中藥材4.7萬畝,縣裡聯繫兩家大型藥企進行保底價收購,並拿出四五千萬元補貼。

  “這既是彩化種植的一種模式,也是農民增收的重要渠道。經實地測收,每畝板藍根純收入能達到1000元以上,每畝黨參年均純收益2500元,遠高於種植雜糧的收益。”王志堅說。

  右玉還決定引進500畝適宜在寒冷地區種植的寒富蘋果、5000畝俄羅斯大果沙棘、1500畝大接杏、1500畝枸杞等經濟樹種進行試種。

  變生態資本為經濟資本,化生態優勢為經濟優勢,全力發展生態文化旅遊—— 在山西省右玉縣玉龍馬園,觀眾們在欣賞2017年玉龍國際賽馬公開賽(7月22日攝)。 新華社記者詹彥攝   在山西省右玉縣玉龍馬園,觀眾們在欣賞2017年玉龍國際賽馬公開賽(7月22日攝)。 新華社記者詹彥攝

  四周綠樹環繞、標準速度賽道……10餘匹載著騎手的駿馬在奔馳,看台上數千名觀眾吶喊加油。今年6月24日至9月底,每逢週六,右玉玉龍馬園都會舉行國際賽馬公開賽。

  右玉賽馬已在業內知名,並成為2歲馬速度比賽的標準賽事,每到週末就有數千名國內外遊客慕名而來。右玉玉龍投資集團董事長張月勝說,右玉生態環境與賽馬相得益彰,是比賽的良地,吸引著新加坡、德國等馬業發達國家的關注目光。 在山西省右玉縣玉龍馬園馬匹亮相區,工作人員向觀眾展示馬匹(7月29日攝)。 新華社記者詹彥攝   在山西省右玉縣玉龍馬園馬匹亮相區,工作人員向觀眾展示馬匹(7月29日攝)。 新華社記者詹彥攝

  經過近十年發展,右玉縣正朝著打造中國賽馬界知名的繁育中心、訓練中心、交易中心和賽事中心努力。張月勝說,他們集團將大力發展馬業,5年內賽馬收入在集團內部將超過傳統的能源板塊。“今年已有500匹馬,今後將增加到2000匹。”

  綠色是右玉立縣之本,這裡是夏季避暑勝地,夏季氣溫約在20攝氏度。在前些年基礎上,新一屆右玉縣委將生態文化旅遊產業確定為全縣努力的方向。

  2016年2月,右玉入選首批創建“國家全域旅遊示範區”名單。山西省政府今年又決定在右玉設立生態文化旅遊開發區。目前,殺虎口-右衛文化創意園、環縣城生態產業園、蒼頭河濕地體驗帶等三大功能區正在加緊佈局。 這是7月21日拍攝的山西省右玉縣右衛古城北門。 新華社記者詹彥攝 這是7月21日拍攝的山西省右玉縣右衛古城北門。 新華社記者詹彥攝

  數據顯示,去年右玉累計接待國內遊客169.78萬人次,實現旅遊收入16.52億元。在今年7月底舉行的招商引資會上,右玉簽約50多億元,其中約10億元的項目將深度發掘地熱資源,打造高寒溫泉度假勝地。預計到2025年,全縣旅遊業總收入將達到67億元,帶動農民人均增收4000元以上。

  文化產業也將做大做強。右玉正在和中央美術學院洽談設立學院分院,打響油畫寫生基地這一品牌。同時努力加強基礎設施建設,讓全國各地更多畫家、攝影家可以在此創作、休息、布展。

  發展特色農業產業,築牢脫貧攻堅之基,增強人民群眾獲得感——

  一場小雨過後,正是新一茬小米蔥的收割良機。右玉威遠鎮劉家窯村的1000畝小米蔥地上,三四十名農民正在埋頭揮鐮。 在山西省右玉縣右玉圖遠實業有限公司的劉家窯村千畝小米蔥種植基地,村民在收穫小米蔥(7月28日攝)。 新華社記者詹彥攝   在山西省右玉縣右玉圖遠實業有限公司的劉家窯村千畝小米蔥種植基地,村民在收穫小米蔥(7月28日攝)。 新華社記者詹彥攝

  右玉圖遠實業有限公司在當地打造了3500畝小米蔥種植基地。董事長劉軍說,農戶每畝每年純收益有五六千元。基地帶動農戶3000人左右,其中三分之一是貧困戶。

  特色農業產業是右玉之長,也是脫貧之基。去年以來,全縣依托良好的生態環境,大力培育中藥材、沙棘等產業,提升優質土豆、燕麥等傳統種植業水平,並對每位建檔立卡貧困戶補助5000元,發展肉羊、驢、肉牛等畜牧養殖業,有效帶動了貧困農民穩定增收。 圖為山西省右玉縣威遠鎮種植的沙棘(2007年12月11日攝)。(辛泰攝) 圖為山西省右玉縣威遠鎮種植的沙棘(2007年12月11日攝)。(辛泰攝)

  “百姓日子更加紅火,脫貧攻堅一定能實現!”右玉縣扶貧辦主任張立平說。

  “莜麥花開綠油油,胡麻花開藍瑩瑩,蕎麥花開粉嘟嘟,油菜花開黃澄澄,沙棘聖果紅丟丟……”跨越了綠色這一底色的右玉,如今正變得愈發生動多彩。

  時序輪轉,又一個清晨來臨,朝陽在右玉縣城南端的小南山公園灑下一片金輝。

  道路兩旁的沙棘、檸條仍在執拗地向沙土深處延伸根莖。60多年前種植的小老楊依然茂盛,周邊已種滿了樟子松、油松,新一輪的“綠水青山”正在接續—— 山西省右玉縣小五颱風力發電場一架架風車正源源不斷輸出「綠色電能」(7月24日攝)。 新華社記者詹彥攝

  山西省右玉縣小五颱風力發電場一架架風車正源源不斷輸出“綠色電能”(7月24日攝)。 新華社記者詹彥攝

  清風拂來,林濤陣陣,彷彿是對“右玉精神”無言的宣示:

  執政為民,這是共產黨人矢志不渝的政治情懷;

  綠色發展,這是努力實現生態文明的創新理念;

  迎難而上,這是百折不撓頑強拚搏的胸襟氣概;

  艱苦奮鬥,這是自強不息銳意進取的本色體現;

  久久為功,這是不計名利一脈相承的使命擔當;

  利在長遠,這是立足當前放眼未來的價值追求。

  右玉精神,就是穿越時空、歷久彌新的時代精神,就是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生動體現!

  公園山頂,由人字形樹根托起、象徵春夏秋冬的四棵大樹雕塑組成的南山綠化豐碑,在朝霞中愈顯巍峨。

  豐碑基座正面、西面、北面依次鐫刻著習近平總書記批示、右玉綠化100多位功臣名字和描述右玉幹部群眾植樹造林事跡的《右玉綠化賦》。

  基座東面,留出空白——右玉人說,這裡期待後來者把綠色發展事業書寫得更加精彩……

  新華社評論員:

  弘揚“右玉精神”,建設美麗中國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推動綠色發展、建設生態文明,是關係人民福祉、關乎民族未來的大計,也是發展觀念的一場深刻革命、發展方式的一次深刻轉變。

  山西省右玉縣地處毛烏素沙漠的天然風口地帶,曾經是一片風沙成患、山川貧瘠的不毛之地。60多年來,右玉縣二十任縣委書記一任接著一任干,帶領全縣幹部群眾堅持不懈植樹造林,把當地林木覆蓋率從解放初期的0.3%提升至54%,創造了塞北綠色奇跡,鍛造了偉大的“右玉精神”。怎樣推動綠色發展,如何讓生態文明建設成為社會風尚,如何讓發展真正造福於民,右玉實踐提供了生動樣本,右玉精神具有深刻啟示意義。

  “綠我涓滴,會它千頃澄碧。”右玉精神體現了共產黨人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根本宗旨,體現了迎難而上、艱苦奮鬥的品格力量,體現了久久為功、利在長遠的執政理念。幾十年來,右玉領導幹部為民初心不改,綠色耕耘不息,帶領人民既營造綠水青山,又努力讓綠水青山變成金山銀山,奮力實現由“綠起來”到“富起來”的歷史新跨越。環境就是民生,良好生態環境是最普惠的民生福祉。各級幹部應以新發展理念為指揮棒,正確處理經濟發展和生態環境保護的關係,像對待生命一樣對待生態環境,打好污染防治的攻堅戰,讓良好生態環境成為人民生活的增長點、成為經濟社會持續健康發展的支撐點。

  推動綠色發展,有不少“硬骨頭”要啃。在右玉,曾經“栽活一棵樹,比養活一個娃還難”,但在黨的團結帶領下,幹部群眾始終保持迎難而上、艱苦奮鬥的幹勁,以“敢教日月換新天”的豪情與鬥志,創造了氣壯山河的綠色奇跡。事實證明,只要幹部群眾團結一心、埋頭苦幹,就沒有克服不了的困難。推動形成綠色發展方式和生活方式任務艱巨,涉及環境污染綜合治理、生態保護修復等方方面面,不僅要求領導幹部敢於擔當,也需要每個人都行動起來,以實際行動做生態文明建設的踐行者、推動者,才能形成攻堅克難、共同參與的合力,讓中華大地天更藍、山更綠、水更清、環境更優美。

  “騏驥一躍,不能十步;駑馬十駕,功在不捨。”60多年來,右玉縣堅持“換領導不換藍圖,換班子不換幹勁”,咬定植樹造林不放鬆,只有方法上的改進,沒有方向上的偏離。“一任連著一任干,一棵接著一棵栽”,是“久久為功、利在長遠”的生動寫照。防風治沙不可能畢其功於一役,生態文明建設更是功在當代、利在千秋的偉大事業。只有以“一張藍圖幹到底”的定力、“功成不必在我”的境界,持之以恆幹下去,讓綠色發展方式和生活方式成為一種自覺和常態,才能持續建設生態文明,不斷開創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新境界。

  秀美山川是美麗動人的風景,偉大精神也是震撼心靈的風景。讓我們大力弘揚“右玉精神”,切實推動綠色發展,攜手建設美麗中國,描繪生態文明新畫卷。

.
Tags:
【編輯:admin】
閱讀推薦